400-771-8181

欢迎来到中天期货官方网站!

网站:中企动力  支持IPV6

 

>
>
中天期货油脂油料研究日报20181211

中天期货油脂油料研究日报20181211

1.油籽

1.1国产大豆

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1月大豆进口量为538.4万吨,较10月进口的692万吨下降22.2%,较上年同期进口的868万吨骤降38%。中国1-11月大豆进口量为8231万吨,同比减少4.3%。

 

美国农业部发布的出口检验周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6日的一周,美国对中国(大陆地区)装运了857吨大豆。作为对比,一周前美国对中国装运1861吨大豆。

 

美国农业部在2018年11月份供需报告里预测2018/19年度(10月至次年9月)中国大豆进口量为9000万吨,低于10月份预测的9400万吨,也低于2017/18年度的9413万吨。

 

据彭博社报道称,政府官员表示中国打算本月宣布采购首批美国大豆,其中大部分甚至全部用于补充国储库存。

 

12月份中国大豆进口量的初步数据已统计完成,估计在601万吨。相比贸易战最火热时期的市场预期有所提高,在大豆到船的调查中,明显增加了加拿大的船期。

 

国储大豆轮换收购启动,国标三级大豆收购价为3700元/吨,有助于稳定现货价格。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计2018/19年度国产大豆产量为1550万吨,大豆进口量为8400万吨,远低于美国农业部预估水平。

 

国内大豆压榨量略升至172万吨,加之随着大豆到港量减少,进口大豆库存继续下降。截至上周末,全国主要油厂进口大豆商业库存为875万吨,较上周同期的890万吨减少15万吨,较上月同期的970万吨减少95万吨,但较上年同期的597万吨增加278万吨。后期大豆到港量偏低,预计大豆库存将继续回落。

 

船运分析机构Wiiams称,预计今年巴西料向中国出口大豆逾8000万吨。谷物贸易商Agribrasil则预计巴西今年料向中国出口大豆8300万吨,大幅高于2017年的6800万吨。今年巴西出口商今年大豆出口量料创纪录高位,因中国对巴西大豆的需求强劲。

 

中美两国元首在G20峰会上的会晤达成了共识,双方决定,停止升级关税等贸易限制措施,包括不再提高现有针对对方的关税税率,及不对其他商品出台新的加征关税措施。双方同意,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精神,立即着手解决彼此关切问题。

 

今年中国黑龙江省大幅削减玉米种植补贴,同时将大豆补贴翻倍。黑龙江省将2018年玉米种植补贴定在每亩25元,约合3.61美元。大豆补贴为每亩320元。

 

据AgriCensus网站报道,中国已经采购大约1100万吨阿根廷和巴西大豆。这些大豆将在2018年11月,12月以及2019年1月份交付。

 

据Cofeed调查统计,10月到港大豆预报639.9万吨,11、12月到港预估降低到610万吨和600万吨。

 

目前,国内大豆库存745万吨,创下10年历史同期最高值。国内大豆供应充足,且巴西早豆将在下月开始收割。数据显示,11月、12月以及明年1月进口大豆到港明显降低,预估分别为590万吨、600万吨和500万吨。

 

目前市场传言,明年初将定向抛储500-600万吨大豆。

 

中国农业部发布报告,下调2018/19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预测数据,因为中美贸易冲突持续,国内农户减少饲料中的豆粕用量。农业部预计2018/19年度(10月到次年9月)大豆进口量为8365万吨,比上月预测的9385万吨低1020万吨,低于2017/18年度的9390万吨。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表示,2018/19年度我国大豆进口量将出现15年来首次下降,国家根油信息中心8月份预计,2017/18年度,我国大豆新增供给量为10955万吨,其中国产大豆产量预计为1455万吨。大豆进口量预计为9500万吨。

 

国内主产区新豆供应充足,各地成交持稳,不同等级大豆价格差异较大,优质大豆价格保持坚挺。

 

进口大豆理论成本:CBOT大豆3月合约924美分,1月船期对3月合约巴西大豆贴水报价174美分,折最新进口大豆理论成本3255元/吨。

 

人民币汇率近期波动较大,在美国加息的背景下,后期仍有一定的贬值压力,贸易战的后期发展仍不明朗。如果贬值是中长期现象,则必然增加商品成本,从而推高价格。目前主流论调认为人民币仅是正常的区间波动,不会发展为趋势性的贬值。中美贸易战仍是近期行情的重要影响因素,后期的不确定性较大,对资本市场的冲击不可忽视。油脂类商品的基本面变化不大,市场波动主要是情绪层面的反应。短期受政策冲击波动较大,中期形势仍需关注供需基本面的变化。目前盘面可能波动性较大,操作上建议先离场观望,等待形势进一步明朗再寻找机会。

1.2国际大豆

美国农业部(USD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6日当周,美国大豆出口检验量为922,094吨,符合市场预估的70-110万吨,前一周修正后为1.045,831吨,初值为1,041,666吨。

 

美国农业部(USDA)公布的大豆出口销售报告显示:截至11月29日当周,美国2018-19年度大豆出口净销售890,900吨,2019-20年度大豆出口净销售4,100吨。当周,美国2018-19年度大豆出口装船1,252,200吨。

 

国际谷物理事会(IGC)发布的月度报告也凸显贸易战对美国大豆以及全球大豆市场的冲击。IGC报告指出,由于美国大豆产量庞大而出口需求很可能萎缩,2018/19年度美国大豆库存预计比上年提高一倍以上,全球大豆期末库存也将提高近30%,达到创纪录的5100万吨。

 

美国农业部(USDA)在每周作物生长报告中公布称,截至2018年11月25日当周,美国大豆收割率为94%,分析师预估均值为96%,前一周为91%,去年同期为99%,五年均值为98%。

 

美国农业部发布的11月份全球油籽市场贸易报告显示,10月份美国大豆价格上涨,但是继续低于南美大豆价格。10月份美国大豆出口均价(美湾FOB)为每吨325美元,比9月份上涨13美元。相比之下,巴西帕拉纳瓜港口的大豆FOB价格平均为每吨414美元,比9月份上涨17美元,FOB价。阿根廷上河大豆FOB价格平均为每吨395美元,比9月份上涨15美元。美国大豆出口价格继续低于其他国家,部分原因在于中美贸易冲突持续。

 

美国农业部在月度供需报告里预测2018/19年度美国大豆产量为46.00亿蒲式耳,低于早先预测的46.90亿蒲式耳。美国大豆单产平均值预计为52.1蒲式耳/英亩,低于10月份预测的53.1蒲式耳/英亩。不过,调低后的大豆产量和单产仍然将创下历史最高值。

 

美国农业部将本来就已创下历史新高的美国大豆期末库存进一步调高至9.55亿蒲式耳,超过了分析师预测的8.98亿蒲式耳。同时还将美国大豆出口预测值调低至19亿蒲式耳,低于10月份预测的20.60亿蒲式耳。

 

民间分析机构Informa经济公司称,2019年美国大豆播种面积预计为8345.9万英亩,低于2018年的8914.5万英亩.Informa预计2019年美国玉米播种面积为9284.9万英亩,高于2018年的8914万英亩。

 

据咨询机构AgRural公司称,迄今为止,巴西大豆播种工作已经完成89%,远远高于上年同期的84%以及五年平均进度78%。分析机构Safras & Mercado预计巴西大豆产量为1.222亿吨,高于早先预测的1.21亿吨。谷物出口商组织Anec称,巴西1-11月大豆出口为8010万吨,同比上升22.58%。12月大豆出口料为250万吨,推升全年出口预估至8250万吨。

 

欧盟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9日,欧盟2018/19年度大豆进口量为590万吨,较前一年度同期的550万吨增加7%。

 

波罗的海贸易海运交易所干散货运价指数周一连涨第五日,因海岬型船舶需求强劲。整体干散货运价指数上扬13点,或1%,报1,385点。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大豆期货上一交易日收盘下跌。2019年1月交割的大豆期约收低7美分,报收909.75美分/蒲式耳。

1.3国内豆粕

国内豆粕现货行情小幅走弱。其中,大连地区油厂豆粕价格:43%蛋白:停报。天津地区行情油厂豆粕价格:43%蛋白:停报。广东东莞地区油厂豆粕价格:43%蛋白:3070元。广西防城港外资地区油厂豆粕价格:43%蛋白:3080元/吨。连云港地区油厂豆粕价格:43%蛋白:3150元/吨。

 

美国农业部(USDA)公布的豆粕出口销售报告显示:截至11月29日当周,美国2018-19年度豆粕出口净销售287,300吨,2019-20年度豆粕出口净销售0吨。当周,美国2018-19年度豆粕出口装船266,000吨。

 

10月26日,中国饲料工业协会批准发布《仔猪、生长育肥猪配合饲料》《蛋鸡、肉鸡配合饲料》两项团体标准,两项标准的出台将有效减少豆粕等蛋白饲料原料用量。新标准在全行业全面推行后,养殖业豆粕年消耗量有望降低约1100万吨,带动减少大豆需求约1400万吨。

 

豆粕与杂粕的价差扩大,豆粕在饲料生产中被替代,一些大型饲料厂开始调整配方,菜粕、棉粕等杂粕的添比提升,猪料中菜粕的添比从3%升至5%,甚至8%,水产料中菜粕的添比也从25%升至35%。替代品添加比例提升,豆粕的消费空间被压缩。

 

德国汉堡的行业刊物油世界发布的报告称,2017/18年度(10月到次年9月)欧盟大豆压榨量预计达到1550万吨,创下多年来的最高水平1550万吨,比上年增加6%。油世界报告称,欧盟大豆压榨量提高,使得最近几个月的豆粕进口受到制约。

 

欧盟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9日,欧盟2018/19年度豆粕进口量已达770万吨,较去年同期的910万吨下降16%。

 

中国养猪业正在快速调整,以应对中美贸易战。今年7月份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25%的关税,威胁到美国对华大豆出口。中国农业部预计2018/19年度中国大豆供应缺口预估达到357万吨,高于8月份预测的25万吨。

 

中储粮计划在2019 年年初对部分油厂释放储备大豆,以应对南美新作上市前的供应紧缺。预计500万—600万吨大豆在2019年1—2月流入油厂,随后的4—5月,南美新作就会集中上市。若国储大豆流入压榨市场,国内大豆供应紧缺压力将小于预期。

 

巴西油籽行业团体ABIOVE称,巴西大豆加工行业官员与中国政府官员讨论提高对中国增加豆粕出口的方式。巴西大豆农户从中美贸易战中受益,因为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25%关税;但是对于巴西加工商来说,大豆供应下滑导致生产成本上涨。

 

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2018/2019年度美豆产量达到创纪录的46.93亿蒲式耳,期末库存预计为8.45亿蒲式耳,远高于上年度的3.95亿蒲式耳。由于南美国内需求增加,2018/2019年度阿根廷和巴西大豆播种面积料有所增长。数据显示,阿根廷大豆产量预计为5700万吨,远高于2017/2018年度的3780万吨;巴西大豆产量预计为1.205亿吨,也高于2017/2018年度的1.195亿吨。

 

由于10月及前期大豆集中到港,目前国内大豆和豆粕库存处于历史同期高位,短期国内豆类供应相对宽松。上周全国主流油厂开机率48.35%,微幅下降;截至11月23日,国内豆粕库存112.6万吨。

 

随着今年贸易战推动国内豆粕价格持续攀升,豆粕与杂粕价差大幅扩大,杂粕使用价值回升,用杂粕替代豆粕将变得经济可行,部分饲料企业开始上调杂粕添加比例,降低豆粕添加比例。2018年上半年,豆粕饲用消费量同比下降0.42%,添加比例同比下降0.7个百分点。

 

截至12月3日,全国已经有21个省份发生79起家猪疫情、2起野猪疫情,主产区猪价低迷,调运停滞,饲料消费不容乐观,国内豆粕供大于求的状况日益凸显。非洲猪瘟持续蔓延,排查出非洲猪瘟的省份陆续增多,但目前为止还未有确切的传播途径,后期省份之间的生猪调运将会极大受限,猪肉价格在大部分省份将呈现上涨趋势。据终端调研的信息反馈,个别养殖户由于销售困难,小猪补栏大幅减少,大猪投料的豆粕量减少,由于利润不佳,精料的投放量有所减少等现象开始出现。短期内国内豆粕库存仍是上升趋势。

 

目前大豆压榨基本处于亏损状态,油厂挺价意愿强烈,豆粕价格整体下行空间有限。但由于豆粕需求偏弱,市场做多谨慎,豆粕价格上涨也缺乏动力。操作上建议空仓观望,等待形势进一步明朗。

1.4菜籽粕

中国海关总署网站发布的公告称,如果印度菜籽粕满足我国的检验检疫要求,可以从即日起恢复对华出口。该消息意味着我国恢复了印度菜粕进口。USDA数据显示,印度2017/2018年度油菜籽产量为645万吨,国内压榨量为540万吨,期末库存量为48.9万吨,印度菜粕2017/2018年度产量为322万吨,抛除国内消费280万吨,出口量以及库存量分别为55万、40万吨,再考虑印度菜粕其他国家的出口量,印度菜粕对我国的出口量预估在40万—50万吨,与目前预期的豆粕缺量390万吨来说仍有差距。

 

截至112日,沿海港口进口菜籽库存40.6万吨,去年同期36.15万吨,为2014年以来同期高位,令油厂于第四季度开机率难有下调的情况下,国内菜粕供应整体充足,其价格或难有上调可能,并且国内进口43%蛋白豆粕与市场主流进口200型菜粕创近几年最大价差。而菜粕价格持续低迷,或令饲料厂在蛋白原料选择中更多侧重于菜粕。

 

中国2018/19年度油菜籽产量预计为1420万吨,低于上年的1440万吨。进口量预计为530万吨,高于上年的465万吨。

 

《油世界》称,2018/19年度全球10种油籽产量预计为5.824亿吨,比最初预期值低200万吨,不过比上年增加2150万吨。未来一两个月的天气状况将决定着北半球油籽产量规模。2018/19年度全油菜籽产量增幅有限,只有40万吨,因为一些国家的产量数据下调。尽管如此,全球油菜籽产量仍将是四年来的最高水平6700万吨。

 

加拿大农业暨农业食品部称,2017/18年度加拿大油菜籽期末库存预计为270万吨,比5月份的预测高出20万吨。2018/19年度油菜籽期末库存预计为170万吨,比5月份的预测高出20万吨。

 

欧盟农作物监测机构MARS本周发布的月度报告称,由于欧洲北部出现高温干燥天气,而法国又出现不合时宜的暴雨,已经造成今年欧盟谷物和油菜籽单产潜力下降。欧盟油菜籽单产预测数据从3.19吨下调到3.05/公顷。

 

鉴于菜籽种植收益持续下滑,农民种植意向下降,两湖地区种植面积下降明显。再加上菜油价格处于历史低位区间,预期供给下降趋势难以改善。

 

豆粕的走势对菜粕价格有相当大的影响,短期内仍以跟随豆粕走势为主。

 

豆粕短期波动带动菜粕同步运行,菜粕短线反弹后波动加大。中期的基本面支撑并不是很强。操作上建议保持观望为好。

2.油脂

2.1.豆油

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1月食用植物油进口量为622,000吨,环比增加32.3%,同比增加,5.2%0 1-11月食用植物油进口量为5,548,000吨,较上年同期增加7.4%。

 

阿根廷政府官员表示,在阿根廷明年3月份收获新季大豆之后,中国将会提高进口阿根廷豆油,但是阿根廷和中国有关对华出口豆粕的谈判进展不力。

 

美国全国油籽加工行业协会(NOPA)发布的月度压榨报告显示,截至9月30日,豆油库存降至15.31亿磅,低于上个月的16.23亿磅,但高于去年同期的13.02亿磅。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豆油库存为15.79亿磅。

 

美国农业部(USDA)发布的月度油籽加工报告显示,2018年9月份美国大豆压榨量为508万吨,约合1.69亿蒲式耳,相比之下,8月份为509万吨或1.7亿蒲式耳,上年同期为436万吨或1.45亿蒲式耳。9月份毛豆油产量为19.4亿磅,略低于8月份的水平,不过比上年同期增加14%。精炼豆油产量为14.7亿磅,环比增加1%,同比增加6%。

 

美国农业部(USDA)公布的出口销售报告显示:截至8月30日当周,美国2017-18年度豆油出口净销售减少3,700吨,2018-19年度豆油出口净销售1,300吨,低于预期。美国2017-18年度大豆出口净销售600吨,2018-19年度大豆出口净销售672,600吨,符合预期。

 

美国油籽加工商协会(NOPA)周一表示,美国9月大豆加工商压榨大豆数量为1.60779亿蒲式耳,高于预期,并创同期纪录最高水平。9月压榨量要高于8月的1.58885亿蒲式耳,并远高于去年同期时的1.36419亿蒲式耳。受访的九位分析师此前预期,9月大豆压榨量为1.57406亿蒲式耳,预估区间在1.523-1.650亿蒲式耳。

 

截至11月底,全国各地油厂大豆压榨总量169万吨,较前一周下降0.28%;压榨开机率为48.25%,较前一周降低0.13%。

 

政府开启了临储大豆和豆油的抛售,持续向市场提供充足货源,使得豆油供应过剩。由于需求低迷,临储豆油抛售成交极为清淡。

 

国内豆油库存维持在180万吨以上,春节前备货尚未启动,油厂开机率虽因到港大豆减少及豆油胀库而有所下降,但市场消化能力有限令豆油库存压力短期难有理想改善。

 

东南亚地区棕榈油产量将在11月左右达到年内峰值,而以印度为代表的主要进口国需求疲软,产区棕榈油库存持续上升,棕榈油价格走势偏弱令油脂价格承压;国内豆油库存处于高位,菜油和棕榈油库存也维持较高水平,近期主要油脂到港量仍然较大,油脂供应充足。

 

据Cofeed调查统计,10月到港大豆预报639.9万吨,11、12月到港预估降低到610万吨和600万吨。11-12月大豆供应仍不足,但远期仍可能继续买入大豆。

 

当前国内大豆采购仍以南美大豆为主,9月后才将逐渐转向美国,中美互征关税对中短期大豆采购并不构成太大威胁,当前国内仍面临着港口大豆爆仓的尴尬局面。

 

豆油基本面偏弱,但短期企稳并有所反弹。目前盘面上震荡,暂时保持观望,等待行情进一步明确。

2.2棕榈油

马来西亚政府在预算报告里预计明年棕榈油价格将平均达到2400令吉/吨,高于2018年的每吨2300令吉。马来西亚政府还将在2019年将运输行业的生物柴油强制掺混比例提高到最低10%,工业行业的强制掺混率提高到7%。

 

印度尼西亚宣布将会暂时取消棕榈油出口费,因为棕榈油价格大幅下跌令农户利益受损。在棕榈油价格反弹到每吨500美元后,印尼会对毛棕榈油征收25美元/吨的出口费,对棕榈油衍生品征收每吨5到10美元的出口费。棕榈油价格达到至少每吨550美元时,印尼会再次征收每吨20到50美元的出口费。

 

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疲软,美国豆油期货大幅下挫,同样对马来西亚棕榈油价格利空。

 

马来西亚棕榈油局(MPOB)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1月底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环比增加10.5%,达到300.7万吨,创下至少18年来的最高水平。11月份棕榈油产量环比减少6.09%,为185万吨,而出口环比减少12.9%,为137.5万吨。

 

原油价格周一下滑,市场抹去上周五OPEC决定再度减产后录得的大部分涨幅。油价下跌3%,呼应全球股市疲弱,因市场焦点重回对需求增长的担忧。NYMEX1月原油期货下跌1.61美元,或3.1%,结算价报每桶51.00美元。2月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1.70美元,或2.8%,结算价报每桶59.97美元。

 

进入四季度,马来西亚棕榈油通常高峰已至,但今年产量高峰呈现偏后出现的情况。目前来看,10月延续增产情况,只是增速逐渐有所放缓,根据相关调查数据,10月产量可能在196万吨,库存在286万吨。若根据SPPOMA的实际调查,10月1日—25日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增加2.58%,这一产量累积增速,较此前调查的环比增速已经呈现出放缓迹象,因此11月产量高峰可能实现。不过,棕榈油库存峰值仍未到来,可能延后至11—12月,市场预期年末可能在290万—300万吨。

 

有分析师称,棕榈油价格已经接近底部。到明年6月份棕榈油价格可能涨至2450令吉,因为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下滑。油世界总编称,未来九个月棕榈油和豆油价格可能上涨50到100美元。

 

船运调查机构ITS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1月1日-30日期间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量为122.5万吨,比10月份减少12.4%。

 

船运调查公司AmSpec马来西亚公司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马来西亚12月份1-10日棕榈油出口量为329,943吨,比上月同期的307,323吨增加7.4%。

 

船运调查机构SGS的数据显示,11月1日-30日期间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量为1,241,467 吨,环比减少13.0%。

 

《油世界》认为当前的棕榈油价格被低估,因为能源以及食品行业的需求开始加速增长。棕榈油价格相对化石燃料价格来说非常有吸引力。预计2019年上半年毛棕榈油价格将会在2200到2600令吉/吨的区间内波动。棕榈油价格从目前水平下跌的空间有限,预计将会在2100令吉见底。

 

考虑到棕榈油已进入增产周期,过去10年马来西亚棕榈油5月份产量均环比增加,产区棕榈油阶段性供给压力仍在。

 

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BMD)毛棕榈油期货上一交易日上涨。其中,基准2月毛棕榈油期约上涨44令吉,报收2042令吉/吨。

 

棕榈油自身基本面偏弱,短期受原油价格影响而波动,盘面上连续小幅反弹。操作上保持观望,等待形势进一步明朗。

2.3 菜油

根据加拿大谷物协会数据,2018/2019年度加拿大第17周油菜籽商业库存量为122.8万吨,环比前周下降9.2%,同比则下降15.1%;17周菜籽出口量21.98万吨,同比增长2.5%。同时,11月我国菜籽到港量为37.8万吨,12月则高达72万吨,显示出原料供应暂时充裕。

 

今年欧盟28国的油菜籽产量因大幅减产仅为1960万吨,较上年减少230万吨,创下7年来的产量低点,造成了本地短缺。基于此,7月到9月欧盟28国大幅提高油菜籽进口量,达到创纪录的115万吨,同比提高25%。此外,干旱还可能令欧盟2019年油籽产量重蹈今年覆辙。

 

根据战略谷物预测,明年欧盟油菜籽产量仅为2000万吨,虽高于今年,但较2017年仍低了近11%

 

美国农业部在10月份供需报告中将2018/19年度黑海地区的油籽产量预测数据上调至4336.2万吨,较9月份的预测高出16万吨。美国农业部还将黑海地区油菜籽产量数据上调10万吨,因为乌克兰的油菜籽产量预测数据从260万吨上调至270万吨。

 

目前国内沿海菜籽、菜油库存均偏高。截至122日,菜籽库存为44万吨,较前周增加11.1%,同比亦明显增长,菜油库存则为59.9万吨,而去年同期尚不足40万吨。同时,成交亦不理想,第47周全国菜油累计成交下降至7450吨,而前周为2.8万吨。

 

根据天下粮仓数据,第47周沿海油厂菜籽压榨量为9.66万吨,环比下降11.87%;油厂开机率为19.27%,环比下降11.89%。而且,由于个别油厂菜油胀库,外加猪瘟疫情持续蔓延利空粕类需求和水产养殖淡季,压榨量还可能继续下降。

 

据统计,广西、广东及福建地区菜油库存超过15万吨,较上周增加近2万吨,加上豆菜油价差较大,不利于菜油消费。菜油需求始终低迷,一方面与3月以来菜豆、菜棕价差偏高有关,另一方面也有定向销售及拍卖菜油的影响。

 

目前来看,油菜籽供应仍将充足,全国进口油菜籽库存约60万吨,菜籽压榨及菜籽油进口均处于盈利状态,预计国内菜油市场上涨压力持续,菜豆油价差进一步扩大的难度增加。但由于粕类需求减弱,油厂挺油心理将对菜油市场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

 

全球菜籽减产,全球可出口到中国的菜油数量有限,下一作物年度国内菜油供需缺口明显。

 

国产菜油价格大幅上涨之后,加拿大菜油进口利润较好,交易商开始买加拿大菜油抛售国内菜油期货,对郑油形成打压。

 

据监测,目前沿海地区菜油和豆油的价差在900/吨左右,使得菜油性价比较差,不利于其抢占油脂消费市场份额。另据监测,截至622日当周,沿海油厂菜油成交量仅为1.68万吨,仍处于周成交历史偏低水平。

 

全国四级菜油现货基差稳定偏涨。其中,华东地区四级菜油基差上涨至1901-100,广东地区上涨至1901-300,四川地区略涨至1901+150。菜油提货量较差仍没有明显改观,短期看供应端保持充沛,12月以后菜油港口库存将缓慢下降。

 

由于国内菜籽种植面积的减少,新季冬播菜籽的供应量与价格有一定的支撑。

 

菜油在此前涨幅较大,在近期的回调中也承受到较大的下行压力。目前菜油短期内受豆油波动的影响,中期形势并无根本性改观,为了降低风险,建议暂时保持观望,观察贸易战的影响能否持续。